2019年新版四柱预测a

永安小陶旧闻 从浙江迁来一“空军弹库” 一架美军飞机坠毁在大

  原标题:永安小陶旧闻 . 从浙江迁来一“空军弹库”. 一架美军飞机坠毁在大陶口村小山坡上!

  1941年,沿海各省许多城市相继沦陷,党政军机构纷纷内迁。小陶从浙江迁来一个“空军弹库”。大批炸弹,由一个汽车连不断地来回搬运。

  一时间这个偏僻的小镇变得热闹起来了,老百姓把这个单位叫做“航空站”。运来的炸弹达几千枚之多,把作为库房的小陶“冯氏祖祠”(现已拆除,盖小陶地税分局)、大陶口“张氏宗祠”和张太火大厝堆满了。随迁而来的有运输连、保护库房的特务连,分驻大陶口和小陶库房;30几辆军用汽车停放在民主公坪森林中,驾驶人员住在“天后宫"(已拆除建立永安二中,即曾经的小陶老二中位置),还有一个负责管理的航空机械师,姓汪名瀚,妻子儿女4口住在和平路。这些兵在小陶为非作歹,以平价(政府订的价格)强买农民生产的农副产品,群众恨之入骨。

  汽车连常常往返赣南一带,是何公干不得而知。这些汽车兵在小陶强买、奸淫无所不为,走时还拐走两名女中学生李宝金和万金风,至今没有下落。传说这些兵在这里坏事做尽,可是一进入赣南地区个个就变得老实了。为什么?因为当时,蒋介石的“太子”蒋经国在赣南地区任行政公署督察专员,手中有“生杀大权”。他在赣南堪称“公正廉明”,谁惹了他,坏了他名声,就要掉脑袋。所以他们一入赣南地区就变成老鼠,怕碰上猫。

  管理弹库的“航空机械师”汪瀚也坏事做尽,他放高利贷,逼走不少人。因为钱还不起,又吃不消他的威权,只有一逃了之。我的养兄韩善初,为还赌债,借了他的钱还不起,而出逃到南平在邱映光处打工,尔后跟邱到福州,再到台湾,客死钓鱼岛。

  1948年,这些“汽车连”、“特务连”溜了,丢下炸弹无人守卫,仅剩下责任在身、跑不掉的“机械师”老汪一家人呆在这儿。1950年初小陶解放,成立小陶区公所,区长杨锡荣获悉这一情况,立即责令老汪造册移交所有库存的炸弹和军用器材物资,令其跟船,区公所派了区中队的一个小队押船。当时公路被准海战役败将刘汝明残兵破坏了,由文川溪运往永安上交。永安驻军中国人民解放军29军87师司令部后勤处,址在永安茅坪。

  1944年,一架美国军用飞机,由东南方向飞来。飞到大吴地上空,可能是飞机发生故障,发出可怕的怪声,没有机场可降落,坚持飞行,飞到大陶口村后面的一个小山坡上倒栽下来,飞行员跳伞逃命,可能是离地面太低了,伞开不了,摔在坚村的一座山上,昏迷了。

  在山边劳动的几个农民看见,赶到山上,把这一美军飞行员从山顶上往山下拖,拖到山下死了。他们把他身上的金表,钞票……值钱的东西全拿走,抛尸山下。次日,永安省府协同美国新闻处(地址在永安东坡处)派员、派兵、派车到坚村调查,把尸体用白布包裹运往永安,把拖死、搜走美军飞机驾驶员钱物的农民抓去永安处理。

  飞机残骸经“航空站”航空机械师汪瀚拆卸后,运到小陶天后宫,存放在大门内左边屋廊下。1949年底,我游击小分队解放小陶,以天后宫为分队驻地,他们看见该飞机残骸。1950年初,宁洋县派一个解放军连队来接管。2月成立人民政权,天后官成为宁洋县第二区公所,区长杨锡荣获悉“航空站”有一位航空机械师,拆卸下的飞机残骸存放在此。5月,他责令汪瀚将飞机残骸装船运永安上交解放军司令部后勤处。